圆形圈体

世界一级丢脸选手

来说点梦吧,我与我的家人们在外面吃饭,露天的饭馆,抬头是铁板一样的天,锈迹粘在上面,囚徒一样的太阳被禁闭在铁板另一端,垂死挣扎奄奄一息。有红褐色的星尘闪闪发光,这个颜色老实说把我吓了一跳,我第一反应是氢氧化铁从天上掉下来了,随即我便意识到这些都是太阳临终的喘息,它呼不出水汽来。满街都是人,像一窝窝老鼠蠕动着,红褐色的霓虹灯打在人群之上,锈蚀掉了人群的喧闹。我和我的家人们围坐在一起,左边是我的妈妈,我妈的左边是我爸,还有我舅舅,外公,那是一个普通的小方桌,却又可圆可方,变化无常,但绝对不会只落座我们五人。我记得我面前有一碟胡豆,绿得像僵死的苔藓,我的妈妈说“要世界末日了”我想,你怎么还信这种玩笑,她将手机举给我看,我看到一列数字,62.63.64,我不明白,但我母亲神色庄重,含混着应付过去,似懂非懂的点了头,我依偎着我妈妈,冻僵的手指渐渐回暖,她说,马上就要世界末日了。她指着63.64.65.,念道:.3.2.1.我想这一定是世界末日的倒数了,这几秒的缝隙里卡入几千年的时光,末日是什么样的?我放弃一般闭上眼睛,等待行星撞击,人群突然鼠窜奔逃,太阳终于死掉,有冰凝结起来,刷地攀上楼房。我回头发现我爸躺在地上,闭着眼,好像要睡去了,他的背后是死掉的太阳,我扯住他的手臂,笑了,高兴地喊了声:爸,走啊。人群向前拥去。
我现在都不知道为什么我梦里要笑,大概是对尚且还有一搏之力感到庆幸吧

评论

© 圆形圈体 | Powered by LOFTER